日本央行成多家上市公司大股东

早在2001年,日本央行就是量化宽松(QE)的始作俑者,远早于08年危机后才开始QE的美联储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日本央行从2010年开始购入ETF,如今ETF的年度购买规模已经从此前的3万亿日元翻倍为6万亿日元,占日本ETF的近80%,日本央行也已经买成了近40% 日本上市公司的主要股东,全球只此一家。
尽管从2010年至今,日经225指数涨幅已经高达近170%,然而日本和海外各界对于央行直接入市买股票的做法仍存在担忧,例如,有观点认为日本央行人为推高了股价,使得机构和个人投资人难以持续买入,日本央行更是骑虎难下; 也有观点提及,日本央行成为大股东,但又不行使投票权,已经影响到部分上市公司的运作;此外,拉动财富效应的目的似乎并未实现,日本经济多年来并未完全复苏,通胀持续低迷。
 
近期,中国市场出现了中国央行可能考虑购买股票的传闻。央行原调统司司长盛松成表示,中国央行直接购买股票或者ETF的理由不成立。根据《中国人民银行法》第四章第二十三条规定,中国人民银行可以在公开市场上买卖国债、其他政府债券和金融债券及外汇。法无禁止即可为,理论上,中国人民银行法并没有明令禁止央行购买股票或股票ETF的行为。但是,从各个方面考虑,中国央行没有必要直接购买股票,因为央行购买股票容易加大股价波动性,很可能扰乱市场定价功能;央行货币政策工具箱里储备工具较多,目前仍应该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;央行进入股票市场,将出现监管难题,并且容易影响央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;健康的股票市场决定于上市公司和证券市场制度改革。
 
20世纪90年代开始,随着泡沫经济的破灭,日本面临经济长期低迷、金融市场动荡、不良债权问题加剧的局面。1999年2月至2001年3月,日本央行开始实行零利率政策。
 
为了进一步刺激经济,2001年3月至2006年3月迎来了零利率与QE并行的时期。2005年开始,日本宏观经济基本面向好,全年有三个季度的经济增长超过5%,快于美国、欧盟同期的增长步伐,核心CPI也转为正增长。2006年3月9日,日本央行宣布终止实行了五年之久的QE,将准备金活期账户余额从目前的30-35万亿日元减少到6万亿日元左右。2006年7 月16日又宣布结束零利率政策,将基准利率提高至0.25%。
 
然而不巧的是,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又将全球央行拽入了宽松的浪潮之中,美联储先发制人推出零利率和QE的组合。2009 年第一季度,日本增长率惊人地出现了4%的负增长,同时国内CPI持续走低。2010 年10月5日,日本央行重新推行零利率政策,10月28日创立总额为35 万亿日元的基金, 用于购入各类资产为市场提供流动性。而持续的经济萎缩,外加2011 年“3·11”大地震及其 核泄漏事故更使其遭受重创,欧债危机持续演化,因此在此后的两年内,日本央行先后8 次扩大量化宽松规模共计66万亿日元。截至2012年末,量化宽松总规模高达 101 万亿日元。
 
此后,日本央行在宽松的路上越走越大胆,并被国内机构赋予了“拖住股市”的外号。日本前央行行长白川方明最早在2010年10月提出将央行购买股票ETF作为货币宽松政策的一部分,规模为每年4500亿日元,主要目的是刺激本土投资者的风险偏好,降低权益资产的风险溢价,从而降低权益资本成本以刺激企业进行主动投资。
 
随后,日本央行对ETF的购买也愈发失去了节制,这也要从安倍晋三2012 年末正式就任日本首相后的“三支箭”刺激政策说起。日本央行迫于政府的强大压力,于 2013 年 1 月 22 日宣布引入新的通胀目标和开放式资产购买计划,称为QQE(量化和质化宽松)。至此,日本进入了无限期、开放式超宽松政策时期,
 
QQE的具体政策主要分为四大点:第一,扩大基础货币规模。通过调节无抵押隔夜拆借利率来影响基础货币;第二,扩大国债购买规模、扩展国债剩余期限,鼓励收益率曲线中利率的进一步下降;第三,扩大股票ETF和J-REIT的购买规模,以降低资产价格的风险溢价;第四,持续推行QQE,以实现2%的物价稳定目标。最为主要的是,央行希望通过改变实质性预期,从而实现物价上涨2%的目标。
 
日本央行买成大股东
 
日本媒体近期也报道,截至去年12月,日本央行2018年购买ETF金额11日合计达6.0678万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3700亿元),年购买额首次超过6万亿日元。
 
在2016年7月,日本央行加码货币宽松,将ETF年购买额从约3.3万亿日元提升至约6万亿日元。此前ETF购买的最高纪录为2017年的5.9033万亿日元。第一财经记者也梳理发现,虽然日本央行并没有揭露其换算之后等同于多少的单一企业持股,但透过央行过去的购买纪录以及企业和ETF的报表推算,估计日本央行至少在超过200家日经225企业是前10大股东,也有机构测算,早在一两年前,日本央行就料持有迅销9%的股权、龟甲万5%的股权,在乐器制造商山叶及建筑公司大和建设都是第3大股东。日本央行对日本蓝筹股的持股,已经超越2大基金贝莱德及先锋集团。
 
截至2018年3月底,日本央行已经进入约4成上市企业的前10大股东之列,并成为其中5家上市企业的最大股东。日本央行仍将购买ETF和购债作为达成2%通胀目标的手段,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去年表示,“(买入ETF)发挥了一定作用”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